详细描述

最新完本《八零军婚,老公战斗力超绝》是网络大神吉吉小斑马创作的都市小说,小说里的人物有苏觉晓吴娟,这篇文章的精彩之处在于她一个现代社畜,临近年关,马上就要发年终奖了,她却突然穿越到80年代。不行不行,她的年终奖一百多万呢,她得回去,她一定得回去。可是各种方法都试了试,都没成功。不过她现在可是在80年代。找工作,会英语,赚得多。做生意,竞争小,能发家。所以她这个现代社畜混的还不赖,甚至还在80年代找了一个兵王做老公。

八零军婚,老公战斗力超绝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1988年3月1号,江城。

苏觉晓看着墙上的明星挂历,在心底默默地又划掉了一天。

一周了,她想尽一切办法,都没有找到回去的方法。

苏觉晓作为一个现代社畜,为了赶在年底前完成老板制定的离谱、不合常规、违背人性、异想天开的销售业绩,曾经号称“千杯不醉”的她倒在了酒桌上。

和往常一样,她以为自己睡一觉就能好。

没想到,竟莫名其妙穿越回了,比自己出生日期还早三年的1988年。

那个曾经的八十年代,只存在于长辈们的口中。

她爷爷说:“八十年代,人淳朴,不像现在,总是勾心斗角的。”

她奶奶说:“我们那时候,吃什么东西都放心,哪有什么假的,吃的东西都没防腐剂,没添加剂。”

她爸说:“八十年代,小年轻有活力,有盼头,谁像你们天天说躺平躺平的。”

她妈说:“我们那时候人的头发真多。”

除了最后一条,苏觉晓觉得其他三人说的,太绝对了。

人们不是常说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。

现在苏觉晓别说发言权了,她能把话筒抢过来说上三天三夜。

她魂穿到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,正在真实地感受着八十年代。

原主苏觉晓出生在江城郊区的小河村。

说是村子,但因为江城响应国家政策,吸引外资过来建了个地毯厂。

江城郊区农村地少人多,种地只能勉强糊口,进厂打工才是终极目标。

外资工厂的工资高,一个月不算奖金五六百块钱。

要知道,当时国营纺织厂的工人,一个月工资才60块左右。

附近几个村的村民都争着去厂里打工。

不过这工作也不是人人都能去上的,工厂只要年轻人,岁数大点的只能干瞪眼。

最近地毯厂又放出了招工信息,村里人开始活跃起来,符合招工要求的大姑娘、小伙子排着队去面试。

看着那么高的工资,谁都眼馋,队伍里还夹着几个四十来岁的大婶子,也想去碰碰运气。

原主今年正好二十,上到高二学不进去,退学后一直在家呆着。

要说别人家,不是让二十岁的大姑娘去打工,就是早早说门亲嫁人。

但原主家条件不算差,父母做点小生意,每天去市里卖水果。

一个哥哥结了婚出去单过,还有一个姐姐就在地毯厂上班。

家里养着她也不算什么。

不知怎么,那天她姐苏小玲实在看不下去天天闲在家里的原主,生拉硬拽,非要原主去参加招工面试。

“晓晓,你天天在家闷着,会生病的。再说,二姐能害你吗?最近厂里又涨工资了,说是年底还能发金戒指。”

招工那天,原主顶着一张平等恨全世界的臭脸,排在队伍的中间。

跟在原主后面的,正好是同村一个叫王翠姑的婶子。

老王家和老苏家以前因为占地,结过梁子,在村里见面也不说话。

今天王翠姑看见平时懒得不行的原主也来了,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,边嗑边阴阳怪气:

“呦,这不是老苏家三闺女吗?

我可一直听说,老苏家三闺女觉得自己长得漂亮,就想嫁给***,看不上咱们村里的小伙子。

怎么,今天这是看清了自己没那命,要进厂上班了?”

苏家三个孩子,一个比一个漂亮,特别是原主,完美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,那双桃花眼,不严肃的时候好像会笑。

村里不少小伙子都把她当成暗恋对象,一些胆子大的还托媒人去提了亲。

当然,这些提亲都遭到了原主的拒绝,那些没说成亲的男方家里觉得被驳了面子。

其中有些心眼小的,在村里散播原主的各种谣言,这也造成原主在村里的人缘越来越差。

原主本来脾气就臭,一点也忍不了,回呛道:

“我没嫁高干的命,但我至少年轻,还能进厂,

王婶子,我怎么记得你大儿子都二十了,招工信息上写着要十八到三十岁的,

难道你是十岁生孩子?咱们新华国可不兴童婚。”

自古以来就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,排在他们俩前后的村民听见了都跟着嗤笑。

有几个排在最后面的,看见前面那几个岁数大的排队浪费他们时间,本来就不满意,也跟着帮腔。

“我说,王婶子,你还是别排了,人家不要岁数大的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。”

“就是啊,王婶子,还是回家看孙子去吧。”

周围人又是一阵哄笑。

王翠姑被众人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。

原主看前面没几个人了,也懒得继续跟对方纠缠,转过去继续排队。

谁知,王翠姑越想越气,上前揪住了原主的头发,两人随即扭打在一起。

就在众人把两人分开时,原主被一块砖头绊倒,重重摔倒在地,昏迷不醒。

以上就是苏觉晓接收到原主的最后一部分记忆。

八十年代再淳朴,苏觉晓也不想待。

还有一周,只要一周,她的一百万年终奖就要到手了。

现在可倒好,埋头苦干一整年,到头来一分钱没捞着。

苏觉晓怎么想都觉得胸口堵得慌,她要回去!

跳河。

河水站起来到她膝盖。

摸电门。

全村大停电。

去大马路上撞卡车。

卡车正好坏在她面前。

总之,就是“死”不成。

苏家人看到老三种种反常的举动,可给他们吓坏了。

苏爸苏妈一个劲儿地埋怨老二,不应该让小妹去面试。

苏晓玲也觉得小妹变成这样是自己的问题,不停自责,小妹懒就懒点,总比现在这样好。

于是,三人除了轮番看着苏觉晓,还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。

这也算是因祸得福。

苏觉晓折腾一周后,突然觉醒了。

既来之则安之,回不去就回不去吧,反正有吃有喝,就当提前退休享受生活了。

然而退休生活也不是这么好过的,昨天二姐回家的时候偷偷跟父母说:

“爸妈,村里那几个老太太、大妈们,又开始嚼小妹舌根,说小妹疯了。气死我了!”

向来好脾气的二姐,激动地要去和那些人理论,最后被苏爸苏妈拦了下来。

这些话都被另一间房躺着休息的苏觉晓听了进去。

以前,苏觉晓无论遇到什么问题,都是自己去解决,这次也一样。

英雄好汉,从不牵连别人。

不过,都说谣言止于智者,村里那几个老太太哪个是智者?

一个个上了岁数,打不得骂不得,那怎么办?

还能怎么办?

既然打不过,就加入呗。

第二天,想通了一切的苏觉晓,抓了把瓜子,直奔村口情报站。

免费章节阅读

更多章节 >>